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本站案例 > 正文
公司注銷后,工傷賠償款股東擔責
作者:工傷賠償法律網 來源:www.injury.com.cn 發布時間:10-07-20 07:43:00 瀏覽量:

   員工受工傷向公司要求賠償,所在公司竟然注銷“人間蒸發”。受傷員工無奈將公司股東告上法庭。近日,儀征市人民法院一審作出了判決,由于該用人公司在解散清算過程中故意“隱藏”工傷補償債務,存在過錯,所以應由兩名股東承擔這項賠償。受傷員工終于獲得了114523.6元的工傷補償金。

案情回顧:

1、工作不慎,電焊工嚴重燒傷
  39歲的安徽人金某,2007年在老鄉的介紹下來到儀征東旭鋼結構有限公司做電焊工。電焊工工作雖然很辛苦,但對于上有老下有小的金某來說,掙上這份錢能養家糊口。2008年7月8日下午,金某像往常一樣接焊,他自認已是有經驗的“老師傅”,穿戴焊接裝備時沒必要像以前那樣全副武裝,當時頭上只戴了個油漆工和除銹工使用的風帽,同時又將氧氣袋纏在腰部,中途金某在拽拉橡皮管時管子發生斷裂,大量氧氣泄漏出來,遇到火星后著了火。金某躲避不及,身上的衣服被燒毀,頭部、頸部以及軀干等多處被燒傷。
  工友們聽到慘叫聲后聞訊趕來,一邊采取措施撲滅大火,一邊迅速把金某送往儀征市人民醫院,后又轉至蘇北人民醫院治療。醫生檢查發現,金某燒傷面積達20%,其中頭部、頸部及左上肢燒傷嚴重,并有輕度吸入性損傷。經過搶救處理,金某留院接受治療。事故發生后,東旭鋼結構公司通知了金某的家人并且承擔了金某約5000元醫療費和營養費。
  公司“人間蒸發”,申請仲裁不予受理
  金某在蘇北人民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前前后后治療費用花去了5萬多元,本不富裕的家庭不但花光積蓄,還背上了幾萬元的債務。出院后,金某臉部、頸部等燒傷部位留下了大片的疤痕,也很難從事正常工作。2008年12月,走投無路的金某向儀征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經認定為工傷后,金某又到揚州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申請傷殘鑒定,2009年6月30日,經揚州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金某的傷殘等級為八級。
  金某看到了希望,決定向東旭鋼結構公司索要賠償。
  9月16日,金某向儀征市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東旭鋼結構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其傷殘補助金、工傷醫療補助金及傷殘就業補助金。可是令金某萬萬沒想到的是,21日,儀征市仲裁委以被訴主體資格不符為由,向金某發出了不予受理案件通知書。既然是工傷,又有傷殘鑒定,為何仲裁不予受理呢?金某百思不得其解。幾經了解后,金某才知道原來東旭鋼結構有限公司因經營不善,公司經股東會決議解散,并于2009年2月15日已向有關部門申請注銷,既然東旭鋼結構有限公司已經不存在了,他的仲裁申請自然無法受理。
2、對簿公堂,員工、股東針鋒相對
  無奈之下,金某將原東旭公司股東秦某和王某推上了被告席,要求秦某和王某賠償其醫藥費、護理費、交通費、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停工留薪工資、鑒定費等合計134816.3元。
  10月13日,儀征市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審理,雙方針鋒相對,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原告金某認為,他在東旭公司工作期間遭受工傷,依法應當享受工傷待遇。因用人單位未參加工傷保險統籌,因此應由用人單位按照國家的有關標準負擔工傷職工的工傷保險待遇。因該公司被注銷時主體資格已消滅,故原告不能以該公司為被告起訴。兩被告秦某、王某作為公司清算組的成員,應依法履行法定義務,因故意或重大過失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秦某和王某對金某在公司工作期間遭受工傷這一事實予以認可,但他們認為,自己在公司解散清算過程中,沒有過錯,原告金某的訴求不符合適用《公司法》第190條的規定,故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且東旭公司解散清算時,金某的工傷待遇并未發生,該公司于2009年2月15日登記注銷,清算程序及公司作出此項決定早在此之前,而原告金某的工傷等級于2009年6月才確定,所以他們清算注銷公司的行為并未損害原告金某的權益;被告王某對原告的工傷事宜并不知情,其不存在過錯,故王某不應承擔連帶責任。
3、清算“隱藏”工傷補償,員工獲賠償
  儀征市人民法院經過詳細審理后認為,雖然東旭公司解散清算時,原告的工傷等級尚未鑒定出來,但作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清算組成員的秦某,對于原告金某受傷一事是明知的。在有關部門已認定原告構成工傷并正在進行工傷等級鑒定的情況下,在公司清算過程中,卻未考慮原告工傷等級鑒定后的待遇給付問題,從而給原告的利益造成了重大損害,此行為明顯構成重大過失,對此,孫某應依法承擔賠償責任。王某系公司的股東,也是清算組成中之一,在該公司解散清算過程中,未能及時查知事實,未盡到清算組成員應盡的責任,也無證據證明另一清算組成員在清算過程中,對其故意隱瞞了原告工傷的事實,故對于原告工傷待遇損失,王某的行為也構成重大過失,應與孫某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如果劉某認為相關責任人對此存在過錯,可在承擔責任后,依法向相關責任人主張權利。
  2009年10月13日,儀征市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兩被告秦某、王某賠償原告金某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停工留薪工資、鑒定費等合計114523.6元,兩被告對上述款項互負連帶給付責任

工傷律師視點:

    雖然用人單位是否參加工傷保險,工傷職工的工傷待遇不變,但是,職工拿到工傷待遇的維權成本,卻截然不同。呼吁在工傷保險條例修改之際,對不依法參加工傷保險的企業加大處罰力度,是工傷保險真正強制起來。

   

(2009年12月22日 星期 二  揚州時報 見習記者 朱雁)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anlizhanshi/2010-7/1750.html
上一篇:偷逃拖欠勞動者社保金的種種伎倆曝光
下一篇:肖化中維權案“特事特辦”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福彩3d复试投注金额表 网上购彩票合法网站 飞艇6码二期免费计划 金凤凰精选8码资料 pk10五码循环不死模式 欢乐生肖注册 竞彩足球2串1稳赚方案 怎么提防神圣计划连挂 秒速时时开奖记录APP 稳赚平特肖两期开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