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特殊工傷 > 離退休 > 正文
職工已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在工作時受傷認定為工傷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11-05-21 16:04:00 瀏覽量:

申請人:曹百利(曹禮祥之子)
      受傷害職工:曹禮祥,男,63周歲,市環境衛生管理處聘用員工(農民工),從事清掃馬路工作,身份證號碼:342701410214123。
       用人單位:黃山市環境衛生管理處。
申請人稱: 2004年8月19日上午6時40分黃德海駕駛皖NJ29/50242號變型拖拉機,沿屯溪區濱江路由國際大酒店向躍進路方向行駛至濱江路二馬路口時,與正在道路上清掃工作的黃山市環境衛生管理處工人曹禮祥發生碰撞,造成曹禮祥倒地受傷,后經黃山市人民醫院搶救無效于2004年8月24日死亡。
       用人單位稱: 曹禮祥已年滿63歲,與用人單位只存在勞務關系,無勞動關系。
      認定決定:
        曹禮祥之子曹百利于2004年12月27日向黃山市勞動保障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黃山市勞動保障局于2005年1月31日發函要求市環境衛生管理處舉證,提交與曹禮祥無勞動關系的法律有效證明材料,市環境衛生管理處于2005年2月5日向黃山市勞動保障局仲裁部門提出《關于要求對曹禮祥認定為勞務關系的請示》。2005年2月21日黃山市勞動保障局仲裁部門答復市環境衛生管理處:“曹禮祥于1941年2月14日出生,現已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已不具備簽訂勞動合同的主體資格,因此,曹禮祥與市環境衛生管理處不存在勞動關系。”
       黃山市勞動保障局根據調查取證核實情況,認定如下事實:
       1、曹禮祥同志與市環境衛生管理處不存在勞動關系。
        2、曹禮祥同志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
       因此黃山市勞動保障局認為曹禮祥同志受傷雖然是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但因為認定工傷的主體不合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工傷保險條例》(國務院令第375號)第一章第二條的規定,曹禮祥同志不符合認定工傷的條件,不予認定工傷。
      爭議焦點:
      本案例的爭議焦點是曹禮祥同志已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作為工傷認定的主體是否合法?由此產生了兩種不同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依據國務院國發〔1978〕104號《國務院關于工人退休、退職的暫行辦法》第一條“全民所有制企業、事業單位和黨政機關、群眾團體的工人,符合下列條件之一的,應退休。(一)男年滿60周歲,女年滿50周歲,連續工齡滿10年的。”和國務院國發〔1981〕164號《國務院關于嚴格執行工人退休退職暫行辦法的通知》第二項“必須加強對退休、退職工人的聘用管理,工人退休后,一般不要留在原單位繼續工作,其他單位如果確實需要聘用有技術和業務專長的退休人員作技術指導的,必須由原發退休費用的單位、聘用單位、和退休工人三方簽訂合同,并報當地勞動部門批準后,方能聘用。過去已經聘用而沒有簽訂合同的,應當補簽合同,履行審批手續。”的規定。本案例中曹禮祥死亡時的年齡已達63周歲,已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不具備建立勞動關系的主體資格,且未與單位簽訂勞動合同,因此與單位不存在勞動關系,認定工傷的主體條件不成立。
        一種意見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并未對老年人從事勞動作出禁止性規定。且《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國家應當為老年人參與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創造條件,根據社會需要和可能,鼓勵老年人在自愿和量力的情況下,從事下列活動:……(五)依法從事經營和生產活動;……”本案例中曹禮祥同志死亡時雖已63歲,但他并不是單位退休、退職工人,而是一位由單位聘用的農民工,因此其不適用國務院國發〔1978〕104號和國發〔1981〕164號文件。其不存在辦理退休手續,曹禮祥同志雖然未與單位簽訂勞動合同,但其與單位存在事實勞動關系。因此認定工傷的主體條件是成立的。
      行政復議決定:
      黃山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根據調查取證材料,對照《工傷保險條例》有關條文,于2005年3月2日下達工傷認定決定書(黃勞社醫險[2005]9號)后, 曹禮祥同志之子曹百利不服認定結論,于2005年3月14日向黃山市人民政府法制辦提出行政復議,法制辦予以受理。經審查黃山市人民政府法制辦認為:曹禮祥同志生前為市環衛處聘用的農民工,雖年滿60歲以上,未與單位簽訂勞動合同,但其與單位存在事實勞動關系。而且曹禮祥同志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致死的,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因此于2005年4月12日作出行政復議決定如下:
撤銷黃山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2005年3月2日作出的黃勞社醫險[2005]9號批復,認定曹百利之父曹禮祥同志為因工死亡。
評析:
本案案情并不復雜,從表面上看只是一起普通的工傷認定案件,但勞動關系與勞務關系的界定卻是本案認定中的主要分歧,也是我們工傷認定工作中亟待解決的問題。
在理論上,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同時具備下列情形的,勞動關系成立。(一)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二)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三)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但在本案例中如何理解勞動者的主體資格是否符合法律、法規規定,明顯存在很大的分歧。
正確區分勞動關系和勞務關系,實踐中的意義不言自明。因為勞動關系與勞務關系的法律適用不同,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相差很大,特別是在延伸的權利義務如工傷保險待遇方面。以本案為例,如果確認曹禮祥與市環衛處是勞動關系,曹禮祥就應當被認定為工傷,依法享受工傷待遇;如果確認曹禮祥與市環衛處是勞務關系,曹禮祥只能獲得民事賠償。工傷待遇與民事賠償是兩種不同的責任形式,承擔方式與待遇水平相差很大。
勞動關系與勞務關系的差異可以歸納為:一、主體不同。勞動關系只能存在于勞動者和依法成立的用人單位之間;勞務關系不僅可以存在于自然人與法人單位之間,也可以存在于自然人之間。二是地位不同,勞動關系當事人之間存在從屬關系,勞動者必須接受用人單位的監督和管理;勞務關系當事人則是完全平等的民事主體。三是待遇不同。勞動關系中勞動者不僅有權獲取工資,而且享有社會保險和規定的福利待遇;勞務關系中勞務提供者只能獲得合同約定勞務收入。四是合同形式不同。建立勞動關系必須簽訂勞動合同;勞務關系則可以采取比較靈活的締約方式。五是適用法律不同。勞動關系適用勞動法;勞務關系適用民法。
面對如此眾多的差異,實際生活中有時就很難厘清,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當前勞動關系不規范。二是勞動關系多元化。隨著社會的發展和就業方式的變化,既可以建立勞動關系也可以實行勞務關系的工作領域日漸增多,并且勞動關系與勞務關系的客觀特征正在逐漸模糊。
基于這種現實情況,在處理本案時, 黃山市人民政府法制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護法》有關條文規定,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未對老年人從事勞動作出禁止性規定,從保護弱者,以人為本的精神出發,認定曹禮祥同志為因工死亡,也未嘗不是一種解決問題的辦法。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lituixiu/2206.html
上一篇:超過退休年齡的農民工 因工致殘也算工傷
下一篇:六旬老人退休留任,因公受傷單位賠償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果果时时彩计划软件 快乐时时是哪里的 江西时时中2000万 全网最早原创36码特围网站多少 大乐透蓝色球多少个号码 投注站利润 百盈快三投注技巧 体育彩票投注站申请 幸运28方法 福彩绝杀6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