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論文 > 正文
解除勞動關系后 勞動能力復查鑒定
作者:張士謙 來源:www.injury.com.cn 發布時間:12-11-01 16:12:00 瀏覽量:

解除勞動關系后,能否勞動能力復查鑒定
案情簡介
    自2009年3月12日,田某開始到石家莊市某研究所工作,職位為電焊工。2009年3月28日,田某在工作中受傷。后經石家莊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為工傷。2010年10月25日,田某石家莊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為10級傷殘。同時,田某解除了與研究所的勞動關系。
    2010年10月,田某為索要工傷保險待遇向石家莊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仲裁委做出仲裁裁決:石家莊市某研究所支付田某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等工傷保險待遇。
    2011年11月份,雙方均不服該裁決向石家莊市長安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審理期間,研究所向法院提出已向石家莊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申請復查鑒定,要求田某去做勞動能力鑒定,田某向法院表示沒有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的受理通知,拒絕進行勞動能力復查鑒定。
長安區人民法院以田某拒絕進行勞動能力復查鑒定為由,判決田某的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不予支持。
    田某不服該判決,上訴至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發回石家莊市長安區人民法院重審。
2012年9月18日,本案重新在石家莊市長安區法院開庭,研究所再次提出相同的理由,要求做勞動能力復查鑒定。石家莊市工傷職業病法律援助與研究工作站指派張士謙作為田某代理律師,指出第一、研究所在解除勞動關系后,無權申請勞動能力復查鑒定;第二、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不會受理此復查鑒定,所以研究所至今沒有向法院出具受理通知書;第三、勞動能力復查鑒定結論不影響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等一次性待遇。
本案焦點
石家莊市某研究所能否申請勞動能力復查鑒定。
律師解析
一、在分析本案焦點前,首先應明確何為“勞動能力復查鑒定”?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28條的規定,勞動能力復查鑒定,是指已經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的工傷職工,在勞動能力鑒定結論做出1年后,工傷職工或者其直系親屬、所在單位或者經辦機構認為殘情發生變化,可以向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提出申請,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根據變化情況進行復查鑒定。
二、石家莊市某研究所是否符合申請“勞動能力復查鑒定”的主體資格?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28條之規定,申請勞動能力復查鑒定的主體為:工傷職工、職工近親屬、所在單位、經辦機構。由于糾紛發生在工傷職工和所在單位之間,在此著重闡述下“所在單位”。
第一、 為助于分析“所在單位”,需要首先分析勞動能力復查鑒定的目的。
勞動能力復查鑒定是為了公平起見,對因為傷情發生變化導致傷殘級別發生變化的情況,允許一年后重新進行鑒定,工傷職工根據新的鑒定結論享受以后的工傷待遇。
第二、 再通過法律條款分析勞動能力鑒定結論影響哪些工傷待遇。
1、第一次鑒定結論至田某解除勞動關系時,仍為有效鑒定結論。
《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申請鑒定的單位或者個人對設區的市級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做出的鑒定結論不服的,可以在收到該鑒定結論之日起15日內向省、自治區、直轄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提出再次鑒定申請。省、自治區、直轄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做出的勞動能力鑒定結論為最終結論。”
就本案講,2010年10月25日田某第一次做出勞動能力鑒定結論后,研究所沒有提出再次鑒定,那么田某的勞動能力鑒定結論通知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自發生法律效力時,田某就享有了索要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的權利。提起勞動仲裁、民事訴訟,索要的也是勞動能力鑒定結論生效時、解除勞動關系時本應享受的待遇。
2、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不受復查鑒定影響。
為了論證勞動能力復查鑒定不影響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我們再看《河北省工傷保險實施辦法》第25條:“經復查鑒定傷殘等級發生變化的,其工傷待遇中的定期待遇按本省有關規定予以調整”。復查鑒定結論生效的時間是肯定在復查鑒定后,無論如何不應影響復查鑒定前的待遇,否則,此前的鑒定結論就失去了任何意義。
3、本案醫療和就業補助金產生時,第一次鑒定結論仍然有效。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及《河北省工傷保險實施辦法》的規定,這兩項待遇產生的條件是解除或終止勞動關系,核算的標準是參照解除或終止勞動關系時上年度統籌地區社會職工平均工資。田某解除勞動關系的時間是2010年10月份,此時,發生法律效力的鑒定結論是第一次的鑒定結論,所以,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和傷殘就業補助金的計算應當參照第一次鑒定結論。
第三、 解除勞動關系后,復查鑒定已經無任何意義。
  通過上述分析,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由第一次生效結論來決定。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和傷殘就業補助金,是由解除或終止勞動關系時生效的鑒定結論來決定。同時,由于解除勞動關系,職工也不可能再向用人單位主張定期待遇,所以,解除勞動關系后,再進行勞動能力復查鑒定已經不存在任何實際意義。
站在相反的角度,假設研究所的觀點成立,也就是說假設解除勞動關系后,可以進行勞動能力復查鑒定,且影響此前的傷殘待遇。那么,由于傷殘待遇與鑒定結論緊密相關,職工的工傷待遇永遠處于可變化的不穩定狀態。即便今天田某按復查鑒定的結論享受了待遇,那么一年后、兩年后………,田某再進行復查鑒定,傷殘情況發生變化,田某和研究所之間的工傷待遇糾紛豈不是永遠無休止了。研讀《工傷保險條例》,傷殘待遇中的“傷殘補助金”、“工傷醫療補助金和傷殘就業補助金”前面有一個詞:“一次性”,依研究所觀點,不能體現“一次性”,與立法目的相悖,可見,研究所的觀點著實經不住推敲。
通過上述分析,不難看出可見,勞動能力復查鑒定中的“所在單位”,應該是有條件的,即:繼續存在勞動關系的用人單位。
案件進展
  發回重審后的開庭,由于雙方就能否勞動能力復查鑒定一事存在爭議,石家莊市長安區人民法院暫時休庭。既然研究所申請復查鑒定,法院給其15日時間,如果石家莊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受理,便中止審理;如果不能將受理通知遞交法庭,擇日開庭。
2012年10月24日下午,本案再次開庭,因研究所未能提交勞動能力復查鑒定受理通知,本案開庭審理。事后,向石家莊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了解情況,被告知:“如果解除勞動關系后,仍允許勞動能力復查鑒定,那豈不是永遠沒頭了?”
評論:工傷維權需要好律師,更需要好法官
  田某的工傷維權案件,從2009年3月28日受傷至今已經3年半的時間了,除了用人單位惡意拖延程序外,還存在了諸多司法人員素質問題。
原一審法院法官作出荒唐判決,表面看是不懂工傷保險的基本知識,不虛心學習。石家莊市研究所荒唐的主張,稍微有邏輯分析能力的、有法理基礎的人,都能分辨是非。雖然,我們沒有看到法官在本案中收受賄賂,但無法讓我們不這樣想、不這樣認為。
工傷職業病法律援助與研究工作站力求使每一位受援職工得到更專業的法律服務,但是,維權中更深切的感受到,遇到一位、幾位能夠明辨是非、主持公正的法官,才是更大的幸運。
本文由工傷賠償法律網張士謙律師原創,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lunwen/3907.html
上一篇:行政復議、訴訟期未滿,能否勞動能力鑒定
下一篇:是要搶救“保命”,還是放棄搶救“保工傷”?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