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論文 > 正文
交通事故賠償與工傷保險賠償競合不可兼得
作者:吳宏斌 來源:www.rwnnjo.shop 發布時間:13-08-20 08:59:00 瀏覽量:

一、案情及法院審理結果
    2011年4月5日早上,陳華鳳駕駛兩輪摩托車上班途中,與一超速駕駛的大客車發生碰撞,造成陳華鳳當場死亡。公安交管大隊經對事故調查后,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馮祖樞承擔事故主要責任、陳華鳳承擔事故次要責任。后經岑溪市交管大隊主持調解,肇事的大客車方賠償陳華鳳的喪葬費14151元,及一次性補償陳華鳳的親屬各項經濟損失人民幣305849元。2011年6月28日,梧州市人保局作出工傷認定決定書,認定陳華鳳是因工死亡。之后,死者家屬向該地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工亡待遇勞動仲裁,要求陳華鳳所屬公司支付各項經濟補償款人民幣551037元。12月2日,仲裁委員會作出仲裁裁決書,裁決陳華鳳所屬公司應支付合理合法的各項經濟補償一次性工亡補助金382180元、喪葬費15921元、供養親屬撫恤金117840元、補發工資及崗位保障金1736元合計人民幣517677元給給死者家屬。陳華鳳所屬公司不服該仲裁裁決,遂向岑溪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法院經審理認為,陳華鳳是因工死亡,依《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其親屬享受工傷保險待遇的相關權利。陳華鳳受害,雖基于同一損害事實,但存在于工亡待遇與人身侵權兩個不同的法律關系之中,互不排斥。二者民事責任并不競合和替代,陳華鳳作為勞動者具有雙重主體身份,權利人有權同時選擇兩種救濟方式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而獲得雙重賠償。陳華鳳所屬公司未為陳華鳳繳納社會保險費參加工傷保險,其應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承擔給付陳華鳳應支付一次性工亡補助金382180元、供養親屬撫恤金151955元、補發陳華鳳生前崗位保障金1736元合計共人民幣517677元給死者家屬。

二、爭議

    目前,道路交通事故引起的工傷中,存在著交通事故賠償與工傷保險賠償二者競合。在司法實務中,對于這樣的情形,應如何適用法律,成為一個爭議點和難點。在法理界和司法實務界中,主要存在有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是兼得模式。即受傷職工不僅可獲得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同時還可以獲得工傷保險賠償,即通俗所說的“雙賠”。主要理由是交通事故造成工傷后,工傷補償與侵權賠償雖是由同一行為發生,但兩者的法律性質不同,受害人(或受害人親屬)獲得賠償的法律基礎不同,承擔賠償責任的主體也是不同的。

    二是選擇補充模式。即因交通事故導致勞動者遭受工傷的,勞動者可以向侵權人請求侵權損害賠償,也可以向工傷保險機構或用人單位(未依法參加工傷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請求工傷保險賠償,勞動者在獲得其中一種賠償后,還可以就其與另一種賠償之間的差額另行主張。工傷保險機構或用人單位先行給付工傷保險賠償后,在給付金額范圍內向侵權人主張代位求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此種模式既保護了職工的權益,完全填補損失,又能節約工傷統籌保障基金有限的社會資源,還能夠維持相關法律制度的懲戒與預防功能,是較為可行的賠償模式。

三、筆者認為工傷保險與交通事故賠償不可兼得

    如果法律對于第三者侵權賠償和工傷保險賠償競合時就是規定“兼得”,那么這種規定就是“惡法”。在當前的司法環境下,受害人的損失得不到賠償的并不罕見。相反卻也有不應該得到賠償的得到了賠償。甚至有人由受害而暴富。如果受害人的親屬在得到了侵權人的足額賠償之后,又要求額外利益,即使其要求得逞,也是一種悲哀!因為獲得不合法不合理的賠償可以說是不義之財。因自己得到的額外利益而使社會多了一分不公平!因此,筆者認為,工傷保險與交通事故賠償不可兼得,原因如下:

   (一)《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意圖,只是為了使勞動者及時獲得經濟補償,而不是為了使受害人因此而獲得額外的經濟利益。《工傷保險條例》第一條規定:“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的工人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促進工傷預防和職業康復,分散用人單位的工傷風險,制定本條例。” 這表明我國實行工傷保險目的在于加強對勞動者的生命、健康和財產的保護,保證能夠在遭遇工傷事故時獲得及時的救助和補償,維持其本人或遺屬的正常生活。所謂補償,是指對受害人的經濟損失填滿即可。工傷保險是通過社會統籌的辦法,集中用人單位繳納的工傷保險費,建立工傷保險基金,對勞動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遭受意外傷害或職業病,并由此造成死亡、暫時或永久喪失勞動能力時,給予勞動者及其實用性法定的醫療救治以及必要的經濟補償的一種社會保障制度。這種補償既包括醫療、康復所需費用,也包括保障基本生活的費用。無論是工傷,還是交通事故,遭受侵權損失的只有一個,如果被侵害的公民損失一個能獲得賠償兩個,這就違背了“受害人不應因遭受侵害獲得意外收益”的準則。有可能使受害人變成了經營者。

   (二)兼得有可能造成賠償加補償的數額大于工傷職工實際損失。《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侵害公民身體造成傷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因誤工減少的收入、殘疾者生活補助費等費用;造成死亡的,并應當支付喪葬費、死者生前扶養的人必要的生活費等費用。”第一百三十四條規定的承擔民事責任的方式中的“賠償損失”就是賠償相當于損失的數額。民事賠償是彌補受害人的損失,《工傷賠償條例》是“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的職工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第一條),無論賠償還是補償,都不是讓其“因禍得福”。兼得有可能造成賠償加補償的數額大于工傷職工實際損失,必然造成在單位受到傷害的職工和在交通道路上受到傷害的職工賠償或補償數額不平等。

   (三)雙重受償說沒有司法實踐的基礎。《社會保險法》第四十二條:“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傷,第三人不支付工傷醫療費用或者無法確定第三人的,由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權向第三人追償。”僅規定了因第三人造成工傷的勞動者的醫療費用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權向第三人追償。因此,《社會保險法》并沒有支持工傷保險待遇與民事侵權賠償二者可兼得的做法。如果工傷勞動者可以再向第三人要求賠償,第三人豈不要承擔雙倍的醫療費?司法實務中,工傷保險待遇的給付凡是需要票據支持的,當事人必須提供相關票據原件。對傷殘員工來說,所有傷殘未死亡的工傷員工的工傷保險待遇給付,均須憑票據。再到法院要求第三人賠償依法也要求提供票據原件,一份票據原件根據訴訟法和證據規則的規定無法同時得到兩次不同部門的法律支持。對死亡員工來說,死亡賠償金與因工死亡補助金只是標準不一樣,人生只有一次,死亡亦是。喪葬補助金也一樣的道理,人死了絕不會火花兩次。所以,雙重受償說沒有司法實踐的基礎。

   (四)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依法應當參加工傷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的勞動者,因工傷事故遭受人身損害,勞動者或者其近親屬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用人單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告知其按《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處理。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賠償權利人請求第三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筆者認為,對此條款的釋義應該是這樣比較準確些:

   1.工傷職工在未享受工傷保險待遇以前起訴用人單位要求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法院不予受理,并告知其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處理。

   2.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賠償權利人請求第三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因為在此階段,法院尚未考慮工傷與否,及是否得到工傷保險待遇。

   3.法院支持的是可以立案受理,但未明文規定支持雙倍賠償請求權。

  (五)侵權責任法不支持雙倍賠償。民事權利和義務的規定只有基本法才能規定。《侵權責任法》作為調整侵權責任領域的民事基本法,在調整所有涉及第三人侵權的侵權競合的情況總共有三條。分別是第三十七條【管理人或組織者責任】、第六十八條【環境污染者責任】、第八十三條【飼養動物致害責任】。所有的涉及第三人競合賠償的規定都規定責任者賠償后“向第三人追償”,是賠償損失后的責任者向第三人追償,不是受害人還可以向第三人要求賠償,再取得雙倍的賠償。這就是我國目前第一部專門侵權法作為基本法律的首次明文規定。侵權責任法不支持雙倍賠償。

四、交通事故賠償與工傷保險賠償二者競合應適用選擇補充模式

   即因交通事故導致勞動者遭受工傷的,勞動者可以向侵權人請求侵權損害賠償,也可以向工傷保險機構或用人單位(未依法參加工傷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請求工傷保險賠償,勞動者在獲得其中一種賠償后,還可以就其與另一種賠償之間的差額另行主張。工傷保險機構或用人單位先行給付工傷保險賠償后,在給付金額范圍內向侵權人主張代位求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一)交通事故賠償與工傷保險賠償之選擇,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受害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促進社會的和諧發展。一般認為,當第三人侵權(如交通事故)導致工傷事故時,同時滿足了工傷保險補償責任與民事侵權損害賠償責任的構成要件。從本質上講,第三人侵權是造成職工傷害的直接原因,應當由第三人給予民事侵權損害賠償。但實踐中往往出現侵權第三人逃逸、沒法確定或其他有可能使工傷職工無法獲得民事賠償的,而且受傷職工通過民事途徑尋求救濟往往耗時過長,直接影響到受傷職工的及時康復。

    因此,實踐中受傷職工往往先尋求工傷保險補償,這樣能夠保證職工在遭遇工傷事故時及時獲得救助和補償,維持其本人或遺屬的正常生活。如果第三人侵權造成的事故同時滿足工傷認定的構成要件,在工傷保險補償責任與民事侵權損害賠償責任競合的情況下,受害職工有權選擇不同的法律并根據不同的法律規范而選擇不同的請求權,一是基于勞動法律關系而產生的工傷保險補償請求權,二是基于民事法律關系產生的民事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即受害職工有權選擇對其有利而對加害人不利的方式提起訴訟和請求。因此,受害職工對請求民事賠償(即交通事故賠償)或者工傷保險賠償選擇權。

   (二)基于交通事故與工傷保險兩種責任的請求權范圍不一致,在執行一種責任后使權利人依另一種責任范圍仍有一部分得不到滿足時,未滿足部分仍不妨礙其繼續存在,責任人仍應就未滿足的部分承擔責任。如工傷職工獲得的民事賠償標準(即交通事故賠償)低于工傷保險給付待遇標準時,工傷職工可以要求用人單位或工傷保險經辦機構補足;如工傷職工獲得的工傷保險給付待遇標準低于民事賠償標準(即交通事故賠償)時,工傷職工同時也可以要求侵權者補足。侵權人已經賠償的部分,就不再是受傷職工的損失,受傷職工無權就該部分尋求工傷保險補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因第三人造成工傷的職工或其親屬在獲得民事賠償之后是否還可以工傷保險補償問題的答復》中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第四十八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2條的規定,因第三人造成工傷的職工或其近親屬,從第三人處獲得民事賠償后,可以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七條的規定,向工傷保險機構申請工傷保險待遇補償。”受傷職工獲得工傷保險補償后,就未被工傷保險補償范圍所覆蓋的賠償事項依然擁有提起民事賠償訴訟的權利,可以對其遭受的精神損害、財產損失以及未被補償到位的醫療、康復費用等事項主張權利。

   (三)用人單位或工傷保險經辦機構已經進行工傷保險補償的,有權向侵權第三人予以追償;用人單位或工傷保險經辦機構先期墊付有關費用的,工傷職工及其親屬在獲得民事賠償后,應當予以償還。這體現了“誰侵害誰賠償”的原則,實行的是民事侵權賠償與工傷保險的補充模式。從本質上講,第三人侵權是造成職工傷害的直接原因,應當由第三人給予民事侵權損害賠償。這樣,才不會使第三人的民事侵權損害賠償轉嫁由社保機構承擔的普遍的社會責任,從而加大國家承擔的社會保障責任。(來源:岑溪市法院)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lunwen/5230.html
上一篇:勞動者因第三人侵權導致工傷是否可獲得雙重賠償?
下一篇:關注與工傷保險擦肩而過的群體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必赢客吉林快三手机版 湖北11选五计划软件下载 每天稳赚两百的投资 百变计划软件 双色球稳赚技巧 11选5手机计划软件苹果版 pk10冠军无马二期必中计划 极速时时有官方的吗 赛马会內部三码 赛车pk10永久稳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