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論文 > 正文
民事調解書能否推翻事故認定書的責任認定
作者: 來源:www.rwnnjo.shop 發布時間:13-09-12 09:10:00 瀏覽量: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而對于責任的確定,在存在多個法律文書差別的情形下,應如何取舍?
工傷認定難取舍
    2011年10月7日7時左右,山東省聊城某鋼球公司職工榮某在上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當場死亡。2012年1月31日鋼球公司向該縣人社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經審查,鋼球公司提出的申請材料中有關交通事故責任認定的材料有兩份:一份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門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另一份是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調解書》。由于《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與《民事調解書》對榮某在交通事故中的責任認定存在差別,人社局在工傷認定過程中對證據的采信產生了分歧。一種意見認為,應該以公安交通管理部門的責任認定為依據,理由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門是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的法定機關;另一種意見則認為,作為評判民事爭議的司法機關,其認定的事實可以作為行政機關認定其他事實的依據,在事實的認定上更具有公正性和公示性,理應以人民法院的責任認定作依據。最后,縣人社局采納了第一種意見,于2012年3月2日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榮某父親不服,向聊城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復議,聊城市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榮某父親又向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法院經審理認為,《民事調解書》已經改變了《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作出的事故責任認定,認為榮某在事故中負同等責任,遂撤銷了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人社局認為區人民法院的判決錯誤,混淆了判決、裁定與調解的效力劃分,本著公平、公正的原則上訴至中級人民法院,但法院作出了維持一審判決的裁判。目前,人社局正在尋求再審。
     事實上,在民事調解書中,通常并不會對當事人之間的責任問題作出劃分。因為,既然當事人對結果的處置已經達成協議,如何劃分責任已經沒有意義;而且責任的劃分是比較復雜的,尤其是在交警部門已經對責任作出劃分的情況下,雖然法院并非絕對不能推翻交警部門的責任劃分決定,但鑒于交警部門對于交通事故責任劃分的專業性,在司法實踐中,法院對推翻交警部門的責任劃分決定非常慎重,必須有非常充足的反證。而且真正推翻的比較罕見。

問題之根源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即上下班途中交通事要認定為工傷,必須具備的前提之一是,勞動者在交通事故中不負主要責任。只有在勞動者不負責任、負部分責任及同等責任時,才有可能被認定為工傷。
    對于上述案例,2011年11月2日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榮某駕駛摩托車尾隨碰在段某停著的自卸貨車尾部,榮某當場死亡;榮某駕駛機動車違法操作、未保持安全車速的違法行為是發生事故的主要原因,段某駕駛機動車違法停車的違法行為是發生事故的次要原因,榮某承擔此事故的主要責任,段某承擔此事故的次要責任。按照交警部門的這一認定,榮某所受傷害顯然不能認定為工傷。
     或許正是存在如此不能認定工傷的障礙,在隨后的民事訴訟中,雙方通過民事調解確認榮某在事故中只具有同等責任,就是必然結果了。《民事調解書》堂而皇之地出現了這樣的表述:“在審理過程中,被告方認可自卸貨車維修過程中長時間停放在非機動車道上,影響了非機動車輛的通行;另外通過質證交警隊拍攝的事故現場照片,原、被告雙方均認可被告方的自卸貨車車廂后面沒有顯示反光條,沒有安裝保險杠、熒光車牌,后示廓燈沒亮,基于以上因素,通過充分協商,原、被告雙方均認可榮某和段某均應負事故的同等責任。”可以推斷這一現象出現的原由,第一,此事對榮某家屬“有百利而無一害”,榮某家屬自然會盡力爭取。第二,既然已經與榮某家屬達成總賠款的協議,而且在調解書中會明確寫上“雙方之間別無爭議”,即在調解書生效后,榮某家屬不可能再找另一方的麻煩,因此當榮某家屬要求確認雙方對事故發生負同等責任時,對另一方并無損失,“何樂而不為”。如果另一方不太情愿,榮某家屬還可以再降低一定程度的賠償總額,另一方出于利益考慮,自然也會接受。第三,這種關于責任的自認,不需要提出具體的理由,更無須列舉證據,也不違背現有強制性法律規范,法院本著減少矛盾的觀念,自然也是樂得接受。結果,雙方當事人及法院就完全達成了一致。
    榮某家屬依據該調解書,以榮某在上下班途中遭受交通事故傷害且不負主要責任為由,要求人社局認定為工傷。在工傷認定中應否適用這一法律文書,就產生了疑問。
認定書“對決”調解書
     在工傷認定中應否適用民事調解書,或者說能否以調解書對抗責任認定書,產生了兩種對立的觀點。
    人社局傾向于不采用這一文書。其主要觀點是,民事調解書是法院對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調解協議的確認,是在雙方當事人相互退讓的基礎上達成的,法院只確認結果,對雙方當事人的各自主張和表述并不發表自己的意見,不能以此推翻交警部門的責任認定書。首先,依據《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作為證據使用具有法定性。其次,只有民事判決才能改變《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的效力。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關于交通事故責任認定行為是否屬于具體行政行為,可否納入行政訴訟受案范圍的意見》(法工辦復字[200511號)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制作的交通事故認定書,作為處理交通事故案件的證據使用。因此,交通事故責任認定行為不屬于具體行政行為,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如果當事人對交通事故認定書牽連的民事賠償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民事調解書》在合法的前提下,主要體現了雙方當事人的意志,是人民法院依法對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的協議的確認,《民事判決書則體現了人民法院的意志即國家的意志,不能用《民事調解書》體現的當事人意志推翻交警部門的認定。民事調解書所認可的事實作為證據使用沒有法律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02121號)第70條規定,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書或者仲裁機構裁決文書確認的事實,可以作為定案依據。但對民事調解書所
認可的事實卻沒有在證據的使用上進行規范,這表明,在生效的司法文書中,只有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書確認的事實才可以作為定案依據。
     亡者家屬及部分法官則認為應當采用《民事調解書》。他們認為調解書同樣是法律文書,可以作為證據使用。而這也并非完全沒有法律依據。從表面上看,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于工傷保險有關規定處理意見的函》(人社廳函[2011]339號)的規定,“非本人主要責任”事故認定應以公安交通管理機關、交通運輸、鐵道等部門或司法機關以及法律、行政法規授權組織出具的相關法律文書為依據。《民事調解書》當然屬于法律文書。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關于執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人社部發[2013134號)規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本人主要責任”酌認定,應當以有關機關出具的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法院的生效裁決為依據。其中,“裁決”為何意?如果“裁決”是指“裁定”和“判決”,并不包括調解書,那么本案涉及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從34號文的規定可以看出,國家主管部門顯然已經意識到類似本案所存在的問題了。希望相關部門能夠進一步明確“裁決”之含義,避免《民事調解書》之類的法律文書成為套取工傷保險基金的“點金石”。
作者單位:山東省聊城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山東省聊城邯濟鐵路有限責任公司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lunwen/5280.html
上一篇:交通事故與工傷待遇交叉,勞動者是否可以獲得雙重賠償
下一篇: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是否應當認定工傷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博士江西时时软件 河北快三怎么赚 pk10官网开奖号码 pk10模拟投注手机版 电子游戏怎么玩 时时彩最稳赚钱方法 时时彩如何稳赚 重庆时时全天实时个位计划 上海11选5技巧稳赚 稳赚包一肖三期开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