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論文 > 正文
小議我國現行勞動爭議處理體制
作者:吳函芮 來源:www.rwnnjo.shop 發布時間:13-10-15 16:18:00 瀏覽量:

    隨著勞動合同法的頒布和實施,以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深入,勞動關系領域發生了深刻變化,勞動爭議案件持續快速增長,現行勞動爭議處理體制暴露出比較明顯的弊端。由于實行“一裁兩審”的模式,使得勞動爭議處理程序繁瑣,周期較長,裁審銜接不暢,從而造成當事人的“訟累”和司法資源的浪費。部分案件如工傷爭議等由于制度設計的原因,不但存在周期長的突出問題,有些甚至被用人單位惡意利用程序人為延長處理時間。有些案情非常簡單、爭議標的很小的案件,也要經過勞動仲裁和各級法院的反復審理,造成勞動爭議當事人特別是勞動者一方維權成本過高,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勞動者權益的有效維護。

   為了今后更好的開展審判工作,妥善處理勞動爭議案件,提高勞動爭議處理效率,切實維護雙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筆者對2011年至2012年兩年間訴至本院的勞動爭議案件進行了調查研究,分析了雙方當事人勝、敗訴背后的原因,并結合我國現行的勞動爭議案件處理制度的特點,嘗試性的就建立一個既符合我國國情,又符合市場經濟運行規則且與國際接軌的勞動爭議處理體制提出了相應的設想。2006年3月楊某被某省冶金建設公司礦建分公司聘用后在該公司大廠工程處工作。同年5月19日,楊某正在工地上班時被尾礦管砸傷左小腿,事故發生后該公司、將楊某送到醫院進行長達兩年的治療。2008年5月楊某二次手術后出院,經勞動部門鑒定為六級傷殘。2012年3月楊某向當地勞動部門提起勞動仲裁,當地勞動部門以楊某超過申請時效為由下達不予受理案件通知書。楊某不服勞動部門的仲裁決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同年12月人民法院以楊某未在法定期限內依法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致使訴訟請求超過申請期限為由,駁回楊某的訴訟請求。楊某不服法院判決提起上訴。11、12兩年間我庭共受理勞動爭議類案件42件,其中因為當事人不熟悉勞動爭議案件處理程序而超期限申請仲裁,導致敗訴的案件11件。由此不難看出我國的勞動爭議處理制度已經在很多方面不能夠適應甚至滯后于市場經濟條件下勞動關系的發展需要

一、我國現行勞動爭議處理機制

    我國現行勞動爭議處理體制為“一調一裁兩審”制,處理勞動爭議的機構有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和人民法院三種。當勞動者和用人單位發生爭議沖突時,依照勞動法第19條和企業勞動爭議處理條例第6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有關司法解釋和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的相關解釋,當事人可以向本單位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調解不成的可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也可以直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對仲裁裁決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未經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處理的案件,人民法院不予受理。這種體制實際上是確立了“仲裁前置”的原則,即勞動仲裁為勞動審判的前置程序。《勞動法》第82條規定,當事人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的法定期限為自勞動爭議發生之日起60日以內。《解釋》第3條的規定,如果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以當事人的仲裁申請超過60日期限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書面裁決、決定或者通知,當事人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但經查明確已超過仲裁申請期限,又無不可抗力或者其他正當理由的,依法駁回其訴訟請求。

   此勞動爭議處理體制形成于上世紀80年代,當時正處于改革開放初期,計劃經濟體制和“單位社會”的社會機構和秩序決定了勞動者對單位的高度依附程度,勞動關系上的利益分歧很小,勞動糾紛數量少,關系也相對簡單,大部分可以經調解或仲裁解決。但是,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和各方面改革的深入社會變遷,各種利益主體之間的獨立利益日益明顯區分,矛盾也增多。這種背景下,現行勞動爭議處理體制的弊端就更加明顯了。

   仲裁前置導致現行勞動爭議解決過程周期長、成本高,不利于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按現行體制,勞動仲裁的時限一般是60天,民事訴訟的時限一審6個月,二審三個月,在特殊情況下還可以適當延長,這樣,一個勞動爭議案件可能歷時一年以上才能得到具有終局效力的裁決。如前述案例楊某經歷了可行的程序后拿到法院判裁定時歷時近一年,但由于不服一審裁定又提起上訴,如此算來楊某從申請仲裁到拿到最終判決至少要經歷一年以上的時間。在糾紛解決機制中,及時、便利應是一個必要的考量因素。所謂“遲來的正義非正義”, 這樣耗時費力的爭議解決機制,往往給爭議當事人中弱勢一方的合法權益造成很大傷害。而且可能還要承受因不熟悉勞動仲裁程序而超過時效帶來的敗訴風險。實際操作中,經常出現勞動者只是因時間的經過而使其權利得不到救濟的情況。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本身存在隸屬關系,勞動者因擔心其權利受到更大傷害,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提出勞動仲裁。懂得勞動法的勞動者畢竟是少數,權利受損后,幾經周折,終于知道并下定決心申請仲裁時,可惜時效已過。因此,盡管設立時效制度的立法初衷是為了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但在實踐中已經成為勞動者尋求救濟的一大障礙,不僅對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十分不利,反而大大損害了勞動法作為社會法側重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精神。

    勞動爭議從根本上還是一種民事爭議,爭議雙方一般都是法律上平等的民事主體。對勞動爭議的解決,當事人應當有自由選擇權,或調解、或仲裁、或訴訟。而在現行體制下,排除了意思自治原則,不利于當事人訴權的保護。從本質上講,仲裁屬于一種非行政、非訴訟的社會公斷行為,自愿是其基本原則,即是否仲裁應當由當事人自愿選擇。而先裁后審的強制仲裁制度排除了當事人對仲裁的選擇。而先裁后審的強制仲裁制度排除了當事人對仲裁的選擇權,這顯然與市場經濟條件下奉行的意思自治原則相沖突;另一方面,將勞動仲裁強制性規定為勞動訴訟的前置程序,剝奪了當事人將爭議直接訴訟法院的權利。依法法治原則,司法是這會公正的守護者,是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任何人在自己的合法權益受到侵犯時,都有權獲得司法救濟,除非雙方當事人有協議明確應該將爭議提交仲裁,否則,法院讀應當受理爭議案件。“仲裁前置”的弊端還在與,依我國現行體制,勞動仲裁機構受理勞動爭議案件有范圍限制,這樣就可能導致一些勞動爭議由于不屬于勞動仲裁機構受理范圍,或者因勞動仲裁機構錯誤地不予受理,而無法訴訟法院,最終導致當事人訴權無法實現。

二、對勞動爭議處理體制改革的幾點想法

    規范、健全勞動仲裁體制及勞動審判制度,理順仲裁與審判之間的關系

    這是勞動爭議處理體制改革的一個核心問題。目前比較普遍的觀點是“裁審分軌、各自終局”。所謂“裁審分軌、各自終局”,是指勞動爭議發生后,當事人可以自愿選擇,或向勞動仲裁機構申請仲裁,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申請仲裁則不得再行起訴;勞動仲裁兩裁終局,對一裁裁決不服可以向上級仲裁機構申請復議,向人民法院起訴的則按民事訴訟程序兩審終審。

    取消強制仲裁前置程序是目前理論界和實務界的主流觀點,但對取消仲裁前置程序以后應當如何重構我國的勞動爭議處理體制,在理論界存在很大的爭議。本著縮短爭議處理時間,提高爭議處理效率,減少爭議處理成本,避免法律適用上的混亂所引起的不良影響并尊重當事人選擇的理念,建立仲裁和訴訟自愿結合的體制。即當事人可以在申請仲裁和起訴之間自由選擇其一。申請仲裁的,不得就同一案件再起訴,仲裁裁決為終局裁決。而已經起訴的則不得再申請仲裁。選擇該模式的價值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首先,可以簡化勞動爭議處理程序,縮短處理周期,提高爭議處理過程的效率性。實行仲裁和訴訟任選其一,可以讓當事人少走一道法律程序,從而使勞動爭議得到及時處理,這也是勞動法基本原則的體現。

    其次,符合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發生勞動爭議以后,由當事人自己選擇是申請仲裁還是提起訴訟,這既體現了對當事人意愿的尊重,又保障了憲法所確認的基本權利的實現,特別是有利于維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再次,該模式從根本上解決了仲裁機構與人民法院對同一問題認識不同造成的仲裁與訴訟在相互銜接上存在的弊端,不至于一事重復審理,從而避免了重復勞動和司法資源的浪費。

    為避免絕大多數勞動爭議的當事人選擇訴訟而使人民法院不堪負荷的現象,應當進一步發揮仲裁程序的簡便優勢,適當調整仲裁與訴訟的收費標準,使仲裁以其簡便、易行和收費低廉的優勢吸引更多的當事人。這一模式應是我國勞動爭議處理體制改革的理想選擇。“仲裁前置”、“一裁兩審”模式的弊端前文已經作過論述。仲裁和訴訟兩種途徑各有起特點,通過雙軌制將兩者合理分開,同時賦予當事人以自由選擇權,一則可以分流勞動爭議案件,減輕勞動仲裁機構和法院各自的工作壓力;二則對于不屬于勞動仲裁受理范圍的勞動爭議,當事人可以直接向法院尋求及時的救濟;再則,這也增強了勞動仲裁的權威性,有利于提高效率、降低勞動爭議解決的成本。兩裁終局的理由在于,勞動仲裁兼有行政性和司法性,是一種具有獨立法律地位的爭議解決機制,實行兩裁是為了維護仲裁的公正、增強對當事人權益的保障,而終局則是基于其司法性和不可訴性。日本、韓國都采用了兩級仲裁的制度,我國其實也有過類似的嘗試和嘗試。原勞動部1996年在內蒙古自治區哲里木盟組織了兩裁終局的試點,江蘇、安徽等省的地方法規和具體實踐實際上也已經嘗試著采用了兩裁終局或一裁一監督的體制,該模式符合我國國情,且更容易為社會所接受,同時也符合世界各國勞動爭議處理體制的發展趨勢,有利于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在勞動爭議處理體制方面與國際慣例的接軌。

    最后是“鼓勵協商、強化調解,仲裁為主,裁審有機銜接”的原則,改革現行的勞動爭議處理體制。改變目前企業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調解職能弱化和調解成功率低下的趨勢,通過建立完善企業內部勞動爭議預防和解決機制,鼓勵勞動爭議當事人自主協商解決糾紛,將大量糾紛解決在萌芽、解決在源頭。強化調解在處理勞動爭議中的作用,通過建立勞動爭議仲裁專門機構,以加強勞動爭議處理能力。完善勞動仲裁制度,體現仲裁高效、便捷、靈活的特點,提高仲裁在處理勞動爭議中的效能;同時,做好裁審銜接,疏通救濟渠道,發揮司法在監督方面的主要作用,減少勞動爭議的訴訟剛性處理,實現勞動爭議的柔性化處理。

    綜上,加強勞動爭議處理立法,妥善調整勞動關系,有效維護勞動者的合法權利,從而促進勞動關系的和諧與穩定,是保證國家繁榮、文明進步的必要前提。為適應入世以后我國新型勞動關系發展的需要,構建一個既適合我國國情,又符合市場經濟運行規則的與國際接軌的勞動爭議處理體制。(作者單位:廣西南丹縣人民法院)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lunwen/5339.html
上一篇:大學生實習期間權益保障問題探析
下一篇:因工傷認定引發用人單位惡意訴訟增多的分析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江苏11选5开奖结 英超直播360高清 血流麻将怎么胡的多 30选5开奖号码结果昨天 今日股票推荐行情 长春麻将下载 福利福彩36选7开奖 股王配资 今天晚上3d开奖结 怎么理财收益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