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論文 > 正文
死亡撫恤金不應作為遺產且不應參照遺產分割
作者:徐殿君 來源:www.rwnnjo.shop 發布時間:14-01-15 13:05:00 瀏覽量:

 案情

  王某與其妻趙某育有一女二子,即被告王甲(女)、王乙和原告王丙,趙某于2001年死亡。王某于2010年6月2日死亡,喪葬費用自其遺留的現金中支付。2010年6月20日,王甲、王乙、王丙就父母遺產分配簽訂《協議書》,約定由王丙繼承王某名下房屋,王甲、王乙繼承王某遺留的現金。同年10月,王某逝前工作單位支付撫恤金64 236元、喪葬費5000元,均由王甲領取。2013年7月,原告王丙訴至法院,請求:1、確認被告王甲所持有的王某病逝的撫恤金及喪葬費共計69 236元為王某繼承人即王甲、王乙、王丙的共有財產;2、依法對該財產進行分割,原告王丙分得其中的23 078元;3、判令王甲按人民銀行金融機構同期存款利率給付2010年10月15日至判決生效之日的利息;4、本案訴訟費依法分擔。被告王甲、王乙不同意原告王丙的訴訟請求,辯稱按照《協議書》的字面理解,撫恤金、喪葬費屬于現金,均應歸王甲、王乙所有。

  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死亡撫恤金是死者所在單位給予死者近親屬及被扶養人的生活補助費用,帶有一定精神撫慰的內容,不屬于死者的遺產范圍,應當予以分配。喪葬費是死者所在單位給予死者親屬處理死者后事的補助費用。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趙某先于王某去世,除王甲、王乙、王丙外,王某再無其他繼承人,故王丙主張死亡撫恤金歸其三人共有的訴訟請求,理由正當,予以支持。王甲、王乙、王丙對死亡撫恤金享有平等權益,現王丙要求平均分割,理由正當,予以支持。因死亡撫恤金由王甲控制,故應由王甲承擔給付義務。喪葬費是用于處理喪葬事宜的補助費用,既然已從遺產中支出,該費用應歸于遺產,按照《協議書》約定應屬王甲、王乙所有,故對王丙要求確認喪葬費為三人共有并分割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王丙要求王甲支付逾期給付利息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不予支持。王甲、乙雖辯稱撫恤金屬協議中的現金,王丙無權主張,但該費用的發放、領取系協議簽訂數月之后,與王某“遺留”的現金有別,協議亦未明確指出該部分費用,應視為協議中并未就此進行約定,故對王甲、王乙的該抗辯意見,不予采信。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確認王某的死亡撫恤金人民幣64 236元由王甲、王乙、王丙共有;二、被告王甲向原告王丙給付死亡撫恤金人民幣21 412元;三、駁回原告王丙的其他訴訟請求。

  判決作出后,原、被告均未上訴,現該判決已生效。

  分歧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死亡撫恤金應否作為遺產處理,及如果不作為遺產處理,該如何分割。筆者試從以下角度進行分析:

  (一)遺產和死亡撫恤金的含義比較

  遺產的定義,見諸《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三條:“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包括:(一)公民的收入;(二)公民的房屋、儲蓄和生活用品;(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四)公民的文物、圖書資料;(五)法律允許公民所有的生產資料;(六)公民的著作權、專利權中的財產權利;(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財產。” 依照該條規定,遺產具有以下特點:時間截止點為被繼承人死亡時、個人專屬和財產性,即以公民死亡時個人所有的合法財產為限。

  死亡撫恤金,是指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集體經濟組織對革命烈士、因公犧牲人家屬發給的費用。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離退休人員死亡后,均由單位給付一次性撫恤金。因此,死亡撫恤金有以下特點:以死者死亡為產生條件;一般需向財政報批,故發放時間在死亡發生后一個月乃至數月;發放給死者近親屬和被扶養人,含有一定精神撫慰內容。

  (二)死亡撫恤金是否應作為遺產處理,應如何分割

  關于死亡撫恤金是否屬于死者的遺產,該如何進行分割,有以下幾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死亡撫恤金應當屬于死者遺留下來的,可供有繼承權人分配的財產,屬于遺產,據此應按照《繼承法》的規定進行分割,故本案中的死亡撫恤金應由王甲、王乙、王丙三人繼承,每人分得21 412元。

  第二種觀點認為,死亡撫恤金是在死者死亡之后方產生,不符合遺產應為生前取得的特點,并不屬于遺產。但現行法律法規對死亡撫恤金的分割問題并無明確規定,所以應該參照《繼承法》中遺產分割的規定進行處理,故本案中的死亡撫恤金理應絕對平均主義,由王甲、王乙、王丙三人繼承,每人分得21 412元。

  第三種觀點認為,一次性撫恤金是死者生前所在單位給予死者家屬的撫恤和經濟補償,帶有精神撫慰的性質,并不屬于遺產。其分割應參照《軍人撫恤優待條例》等相關條例的規定,發放給死者的直系親屬或死者生前供養的人,故本案中的死亡撫恤金應由王甲、王乙、王丙三人共有,具體份額可參照其對死者的贍養、照顧等情況適當予以傾斜。

  評析

  筆者同意第三種觀點,理由如下:

  1、死亡撫恤金不能作為遺產處理,應為近親屬共有

  第一,死亡撫恤金不符合遺產的法律特征,將死亡賠償金作為遺產處理沒有法律依據。遺產具有特定的時間性,即以公民死亡時所有的財產為限。而死亡撫恤金是以公民的死亡為產生條件,在公民死亡時并不現實存在,不符合遺產的時間性。另外,根據民政部、財政部、人事部《關于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及離退休人員死亡一次性撫恤發放辦法的通知》規定,撫恤金按基本工資、基本離退休費為基數計發。從該計發標準可以看出,死亡撫恤金不是死者生前勞動所得的全部收入,扣除了與死者工作評價相關的收入,也并非死者應得收入,亦不符合遺產的應得性特點。

  第二,從權利主體的角度看,死者就死亡撫恤金并不享有請求權。死亡撫恤金是單位對發生死亡事件的撫恤,公民一旦死亡,其民事主體資格消滅,不再是權利主體就無需進行救濟。而近親屬依其與死者之間的親屬關系,直接享有相關請求權。撫恤金的發放本意也是對死者的親屬進行撫慰,帶有精神慰藉的性質,不應屬于死者的遺產范圍。

  第三,從權利義務相適應的角度看,將死亡撫恤金作為遺產存在制度障礙。如果將死亡撫恤金作為遺產,意味著死者生前的債權人可以向其繼承人主張清償死者生前所欠債務,亦違反死亡撫恤金的制度設計初衷。將死亡撫恤金作為專屬于死者近親屬的財產,可以充分體現出對死者近親屬的人文關懷。

  2、死亡撫恤金不應按照《繼承法》中遺產分割的規定分割

  如前所述,死亡撫恤金不能作為遺產,而是由死者近親屬共有。在現行法律對其分割方式并無規定的情況下,考慮到死亡撫恤金帶有精神撫慰的作用,特別是用來優撫那些死者扶養的或生前對死者照顧照料的人,筆者認為死亡撫恤金的分割亦不能按照遺產分割的規定進行,亦不宜參考分割共有財產的規定分割,如果參照上述兩種方式平均分配,不能體現立法目的,不能體現養老敬老的美德,也有違社會公平正義。適宜的分割方式應參考親屬與死者之間的關系,以主要照顧和救濟死者生前需要扶養的喪失勞動能力的親屬、補償對死者生前照顧贍養較多的親屬并兼顧其他親屬為原則進行酌情分割。

  本案中,王某的妻子先于其去世,王某生前由三子女照顧,故其死亡撫恤金應確認由歸王甲、王乙、王丙三人共有。關于死亡撫恤金的分割,由于三人均盡到了贍養義務,亦均有收入來源,無需要額外照顧的情況,故該筆撫恤金可平均分配。

  綜上所述,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作者單位: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lunwen/5503.html
上一篇:建筑工程勞務分包應注意的法律問題
下一篇:交通事故責任不明時如何認定工傷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富深所配资 晋中麻将详细计算图 11选5官方助手 中国男子足球队 至尊配资 安徽快三查询 股票分析群怎么举报 随便玩长沙麻将下载 中国澳客网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