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論文 > 正文
如何計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
作者: 來源:www.rwnnjo.shop 發布時間:14-03-03 09:53:00 瀏覽量:

 基本案情:

  原大梁煤礦成立后,其經營形式為個體工商戶,組成形式為個人經營,工商登記經營者為被告周某;期間,紅蓮溝煤礦整合到大梁煤礦。2010年政府對縣內小煤礦進行整合,大梁煤礦屬保留礦井(建設性質為改擴建)。2012年11月7日,大梁煤礦注銷工商登記。次日,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依法辦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原大梁煤礦的采礦區域在原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礦區范圍內。2012年12月19日,被告到社會保障局辦理社會保險變更登記,將原參保單位大梁煤礦變更為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的采礦許可證載明,紅蓮溝井在其礦區范圍內。

  原告熊某自2004年12月至今在紅蓮溝井處上班。期間,紅蓮溝井所在的井礦均在大梁煤礦和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的經營場所范圍內。2012年3月20日,大梁煤礦口頭通知原告已被辭退,雙方因此發生勞動爭議。另原告于2012年2月10日與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簽訂勞動合同書。

  現原告起訴到法院要求被告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

  爭議焦點:大梁煤礦與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之間是否具有承繼關系;如何計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

  本案有兩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大梁煤礦與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沒有承繼關系;原告的工作年限分別計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應分段計算,由被告周某承擔。

  大梁煤礦與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沒有承繼關系。大梁煤礦為個體工商戶,其經營形式為個人經營,經營者是周某,于2012年11月7日登記注銷。根據《民法通則》第二十九條的規定,被告周某承擔無限責任,被告周某應承擔營業執照注銷前的用工責任。被告巫山縣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系企業法人,《民法通則》第三十六條第二款規定:“法人的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能力,從法人成立時產生,到法人終止時消滅”。根據上述規定,巫山縣大梁子礦業有限公司從2012年11月8日起才具有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能力。被告周某不屬于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的企業法人股東,也并非經營者的變更,大梁煤礦與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之間不屬于法人之間的合并或者分立情況,因而大梁煤礦與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之間不存在承繼關系。原告與被告周某經營的大梁煤礦存在事實勞動關系。原告與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于2012年2月10日簽訂勞動合同書,在此之前雙方無事實用工關系,原告的工作年限應分別計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應分段計算,由被告周某承擔。

  第二種觀點認為大梁煤礦與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有承繼關系。原告的工作年限從2004年12月開始在紅蓮溝井處工作時開始起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應該分段計算,由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承擔,同時,原告于2012年2月10日與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有簽訂勞動合同的事實,其主張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不成立,對原告主張的經濟補償金不予支持。同時將來,原告與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解除勞動合同,或者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向原告提出解除、終止勞動合同,在計算支付經濟補償或賠償金的工作年限時,原告可以請求將其工作年限從2004年12月開始至今累積合并計算到新用人單位即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工作年限中。

  對于本案,筆者認同第二種觀點。

  大梁煤礦(含紅蓮溝井)系資源整合保留煤礦,屬擴建礦井,而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的采礦許可證載明的采礦范圍包括原大梁煤礦的礦區,二者是包含關系,并非互不相聯的煤礦,兩者之間具有承繼關系。從2012年12月19日起,為原告熊某繳納社會保險的也是由原參保單位大梁煤礦直接變更為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且大梁煤礦變更為巫山縣大梁子礦業有限公司雖然經營者、經營形式及登記字號均發生了變更,但原告作為勞動者沒有能力審查煤礦內部的變更,因而其無法得知也無必要知道該礦井所屬法人組織的個體工商戶字號及實際經營者的變更。

同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四)第五條之規定勞動者非因被人原因從原用人單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單位工作,原用人單位未支付經濟補償,勞動者按照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八條規定與新用人單位解除勞動合同,或者新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提出解除、終止勞動合同,在計算支付經濟補償或賠償金的工作年限時,勞動者請求把在原用人單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計算為新用人單位工作年限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其中勞動者仍在原工作場所、工作崗位工作,勞動合同主體由原用人單位變更為新用人單位的應當認定屬于“勞動者非因本人原因從原用人單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單位工作”。

  本案的原告一直在其原工作場所紅蓮溝井處工作,從事的工作崗位亦沒有因法人的變更而改變,因而原告的工作年限應從2004年12月開始在紅蓮溝井處工作時開始起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應該分段計算,由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承擔。大梁煤礦雖于2012年3月20日口頭通知原告已被辭退,但原告同時于2012年2月10日與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有簽訂勞動合同的事實,其主張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不成立,對原告主張的經濟補償金不予支持。同時將來,原告與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解除勞動合同,或者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向原告提出解除、終止勞動合同,在計算支付經濟補償或賠償金的工作年限時,原告可以請求將其工作年限從2004年12月開始至今累積合并計算到新用人單位即被告大梁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工作年限中。

  案件點評:

  在司法實踐過程中,用人單位根據經營需要等原因對企業進行調整是正常的現象,調整將不可避免的影響用人單位主體及勞動合同運行,進而影響到勞動者的合法權益。用人單位可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四)第五條之規定向新用人單位主張其權益,這樣可以防止原用人單位和新用人單位相互推諉責任的情形,防止勞動者被迫“工作年限清零”,更有利于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來源:巫山法院)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lunwen/5571.html
上一篇:工程承包中勞動關系確認問題
下一篇:職工公私兼顧外出期間傷亡的工傷認定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快乐赛车人工计划 免费 山东十一选五走试图 尚盈配资 快乐十分前三直奖金 德甲直播 07年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安徽快三走势形态 股票分析群给我打电话 九达通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专家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