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論文 > 正文
個體工商戶注銷后其與勞動者之間的關系是否變化
作者:錢笑 來源:中國法院網北京頻道 發布時間:15-04-14 13:33:00 瀏覽量:

  【案例】

  原告袁某(以下簡稱原告)系原個體工商戶貝樂迪中心的經營者。貝樂迪中心于2013年3月16日經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通州分局核準注銷。

  被告于2012年2月13入職貝樂迪中心,從事幼師工作,雙方未簽訂勞動合同。被告的月平均工資為1700元。被告與貝樂迪中心于2013年3月8日解除勞動關系。

  其后,被告向仲裁委提起勞動仲裁,要求貝樂迪中心給付被告“2012年3月13日至2013年2月12日期間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21 600元,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2700元”。2013年5月21日,仲裁委出具京通勞仲字[2013]第1188號裁決書,裁決貝樂迪中心給付被告“2012年3月13日至2013年2月12日期間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18 700元,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2550元”。

  貝樂迪中心不服該裁決向法院提起訴訟。被告未在法定期限內向法院起訴,認可仲裁裁決結果。

  庭審過程中,經核實,貝樂迪中心已經在仲裁委進行仲裁前注銷,貝樂迪中心不具備訴訟主體資格,故依法變更貝樂迪中心的經營者袁某為本案原告。

  原告起訴認為:被告沒有向貝樂迪中心提供幼師資格證,故貝樂迪中心與被告解除了勞動關系。且貝樂迪中心現在已經注銷,仲裁裁決貝樂迪中心向被告給付未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和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缺乏法律依據。請求撤銷仲裁裁決,不向被告支付上述補償金。

  被告辯稱:貝樂迪中心未曾要求被告出示幼師資格證。原告將貝樂迪中心注銷,應當由原告向被告承擔未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和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的給付責任。

  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資。貝樂迪中心與被告建立勞動關系后,沒有及時與被告簽訂勞動合同,應當依法向被告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提出解除勞動合同并與勞動者協商一致解除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貝樂迪中心與被告經協商解除勞動關系,應依法向被告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個體工商戶的債務,個人經營的,以個人財產承擔。貝樂迪中心作為個體工商戶經營期間的債務,在其注銷后,應由其經營者,即原告承擔。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二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八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原告袁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給付被告二〇一二年三月十三日至二〇一三年二月十二日期間的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一萬八千七百元;二、原告袁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給付被告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二千五百五十元;三、駁回原告袁某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貝樂迪中心系個體工商戶,其雇傭勞動者,是否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個體工商戶注銷后,其經營期間產生債務,由誰負責;其與勞動者之間的關系,如何變化,如何解決。

  筆者試對上述問題分析如下:

  (一)個體工商戶為其經營雇傭勞動者,雙方之間建立勞動關系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二條中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個體經濟組織和與之形成勞動關系的勞動者,適用本法。長期以來,在法學界,對于個體工商戶身份的認定,一直存在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從責任承擔角度著眼,認為個體工商戶的身份更加偏重于人身屬性,由此在司法實踐中,涉及到商合同時,如果合同一方為個體工商戶的,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46條的規定,“在訴訟中,個體工商戶以營業執照上登記的業主為當事人。有字號的,應在法律文書中注明登記的字號”;而另一種從個體工商戶的行為角度著眼,認為個體工商戶的身份更加偏重于進行經營的單位屬性,由此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的第九條中規定,勞動者與起字號的個體工商戶產生的勞動爭議訴訟,人民法院應當以營業執照登記的字號為當事人,但是應當同時注明該字號業主的自然情況。

  可見,個體工商戶是能夠與勞動者形成勞動關系的。本案中,貝樂迪中心與被告之間,就形成了勞動關系,而不是自然人與自然人之間的雇傭關系。因此,貝樂迪中心應當依照勞動法的規定,向被告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和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

  (二)個體工商戶注銷后,其經營期間產生債務,由經營者承擔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二十九條規定,個體工商戶債務,個人經營的,以個人財產承擔;家庭經營的,以家庭財產承擔。上述法條規定的十分明確,個體工商戶的經營是以其經營者的全部個人資產進行擔保的,經營者對個體工商戶的債務承擔無限責任。這個無限責任,既有債務金額上的無限性,又有時間上的無限性。因此,即使個體工商戶的字號已經注銷,經營者仍然要對經營期間產生的債務承擔給付責任。

  在本案中,貝樂迪公司在經營期間與勞動者,因產生勞動關系而應依照勞動法給付的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差額和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也是債務的一種,這種債務在貝樂迪中心注銷后,應由其經營者即原告負擔。

  (三)個體工商戶注銷后,其與勞動者之間的關系如何變化,如何解決

  從上述兩個問題拓展開來,還有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在個體工商戶注銷后,其與勞動者之間的關系,是否也要發生改變。答案是肯定的。個體工商戶存續期間,其經營期間,具有用人單位的身份性質,因此其與勞動者之間存在的是勞動關系,雙方受勞動法律法規的調整。而一旦個體工商戶注銷,就只有經營者這一個人的身份單獨存在,而個人不能成為用人單位,其與勞動者之間的關系,也就不再是勞動關系,而是雇傭關系,雙方也不再受到專門勞動法律法規的調整,而是作為平等的自然人之間的關系受民事法律法規的調整。勞動者因這種關系的變更,可能取得的補償金額是有很大差別的,勞動關系顯然比雇傭關系對于勞動者來說保障更強,補償更多。對此,勞動者應當提起特別的注意。

  綜上,一、二審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lunwen/6027.html
上一篇:簡析前用工單位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的性質
下一篇: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繼續工作的關系定性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安徽11选5一定牛? 南昌股票配资 2018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网上快三平台是真的吗 一定牛江苏十一选五 赛车如何看单双大小 北京小赛车群微信群 国内十大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申穆期货配资 股票融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