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案例評析 > 正文
見義勇為視同工傷的司法認定
作者: 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15-04-20 10:25:00 瀏覽量:

 重慶涪陵法院判決志大物業訴涪陵人社局勞動和社會保障行政確認案

裁判要旨

  職工見義勇為旨在排除國家利益和公共利益所面臨的緊迫危險,并未超越視同工傷條款的文義射程,亦符合視同工傷制度的立法目的和價值導向,故應認定為工傷。

  案情

  被告重慶市涪陵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于2013年6月25日作出《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第三人羅仁均系涪陵志大物業公司保安,2011年12月24日,羅仁均在涪陵志大物業公司服務的圓夢園小區上班(24小時值班)。上午8∶30左右,因在興華中路宏富大廈附近有人對一過往行人實施搶劫,羅仁均聽到呼喊聲后不顧個人安危立即擋住搶劫者的去路,要求其交出搶劫的物品。在與搶劫者搏斗的過程中,羅仁均不慎從22步臺階上摔倒在巷道拐角的平壩上受傷。經重慶市涪陵中心醫院診斷為:右側股骨轉子間粉碎性骨折;右側股骨頸骨折;左胸部軟組織損傷。2012年7月20日羅仁均提交了重慶市涪陵區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關于表彰羅仁均同志見義勇為行為的通報》。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被告認定羅仁均情形為視同工傷。

  原告涪陵志大物業公司訴稱,見義勇為與《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二項的規定有明顯區別,第三人羅仁均見義勇為維護的只是個人利益,不屬于搶險救災,也不是維護公共利益。被告認定羅仁均為工傷錯誤,請求法院撤銷被告涪陵人社局作出的《認定工傷決定書》。

  裁判

  重慶市涪陵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根據第三人提供的重慶市涪陵區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關于表彰羅仁均同志見義勇為行為的通報》,認定羅仁均在見義勇為中受傷,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羅仁均不顧個人安危與違法犯罪行為作斗爭,既保護了個人財產及生命的安全,也維護了社會的治安管理秩序和法律的尊嚴,應當予以大力提倡和鼓勵。雖然羅仁均不是在工作地點、因工作原因受到傷害,但其受傷符合《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視同工傷的情形。并且《重慶市鼓勵公民見義勇為條例》第十九條、第二十一條明確規定見義勇為受傷視同工傷性質,享受工傷待遇,最大限度地保障勞動者的合法權益,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精神,應予適用。被告認定羅仁均受傷視同因工受傷適用法律正確,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評析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確立了視同工傷制度,其中第一款第(二)項規定:職工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視同工傷。

  1.視同工傷制度的立法目的

  勞動者搶險救災、見義勇為等維護國家或者公共利益的行為,既不是發生在工作地點,也不是在工作時間,更不是勞動者的工作職責范圍,無論從哪個方面都不符合“工傷”的語意射程,立法者將這類情形另行處理,規定為視同工傷并享受工傷待遇,意在彰顯社會對優良傳統和高尚行為的推崇。

  2.視同工傷條款文義解讀

  視同工傷條款規定:職工“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視同工傷。從立法技術上看,這是一條列舉與概括相結合的例示規則。從性質上看,這是一條概括性條款,其中,“搶險救災”是列舉式規定,而“等”字后面的內容是對前面列舉對象未能窮盡的一種概括性規定。根據例示規則原理,例示與概括雖相互區分,但又同在一個上位概念之下,因而它們具有某種一致性。但這種一致性并非例示與概括所指事項或事實層面的相似性,而應理解為價值層面的一致性,否則會導致概括標準的窄化甚至虛化,進而使得概括立法毫無必要。進言之,立法對例示與概括的劃分正是基于它們的對象在事實特征上的差別,或者說概括指示的事項不在例示的對象范圍,但卻位于例示事項所體現的中心價值范疇之內。

  在本案中,視同工傷條款通過例示規則樹立了中心價值:為排除國家利益和公共利益所面臨的緊迫危險而受傷,國家為其提供法律保護。這一中心價值也延伸于規則的概括部分,概括所指事項在事實特征上雖不同于例示事項,但只要符合相同的價值標準,也應為規則適用的對象。

  本案事發時間和地點為:上午8∶30左右,興華中路宏富大廈附近。據查,興華中路為涪陵區主干道,而宏富大廈更是處于商業中心區域,人流量相當大,因此,突發刑事犯罪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且在鬧市區,若不加以及時制止,不但公民財產權受到即時損害,而且公共治安秩序的受侵擾將很難彌補,在社會心理當中造成的惡劣影響很難修復。只有果斷采取措施才能遏制邪惡,彰顯社會治安秩序的莊敬與嚴肅。因此,事發當時社會治安和社會公共利益面臨的危險的嚴重性、緊迫性和突發性是顯而易見的。從行為人的目的來看,其挺身而出,并非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其行為效果或目的一是直接保護其他公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二是對受侵擾和妨害的社會治安秩序予以維護。行為人為排除公共利益所面臨的緊迫危險而受傷,國家理應為其提供法律保護和救濟。

  此外,判決書中對見義勇為地方法規的援引,可視為一種佐證,或強化說理,亦可視為法律解釋中的結構或體系解釋,即將工傷保險條例和地方法律規范體系放在一起對照釋明,法官的主觀目的是說服當事人接受作為判決前提的法律規定的正當性,客觀效果則是展示了中央和地方法制的統一。

  本案案號:(2013)涪法行初字第00077號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pingxi/6029.html
上一篇:村干部因公受傷應否認定工傷
下一篇:包工頭受傷,是否算工傷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11选5任二稳赚玩法 重庆时时生肖彩三星走势图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 时时彩挂机稳赚 江西时时专家预测 玩彩平台 北京pk10历史开奖视频 黄大仙的特马 pk10走势技巧规律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