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職業病 > 職業病資訊 > 正文
亞洲最大硅廠工人“集體塵肺病”
作者: 來源:www.rwnnjo.shop 發布時間:13-03-30 10:39:00 瀏覽量:

[導讀]11年前,九家村村民的土地以3元錢一平方米的價格被征用。村里40多口人到恒盛上班的就有十幾個人。到2010年,十幾人中僅一人的肺部沒有被檢查出問題。

亞洲最大硅廠工人“集體塵肺病”調查

恒盛公司爐子一開煙塵蔽日,這樣的爐子共有34個。網絡資料圖片

亞洲最大硅廠工人“集體塵肺病”調查

目前,恒盛公司已停產整頓,全部工人尚在接受健康檢查。

亞洲最大硅廠工人“集體塵肺病”調查

劉克喜是工人中第一個拿到塵肺證的,他已被貴州省疾控中心確診為塵肺二期。等待他的只能是越來越迫近的死亡。

亞洲最大硅廠工人“集體塵肺病”調查

張洪富40歲,塵肺一期。“天見恒盛,日月不明;

地見恒盛,草木不生;

人見恒盛,九死一生。”

———工廠廁所里的順口溜,最后一句現在被改為:“人見恒盛,矽肺在身。”

兩天了,一頭豬還沒有賣完,對面上千號工人的恒盛大工廠,買肉吃的人簡直千里挑一。這是貴州省施秉縣七里沖工業區唯一的一家菜場,四個肉販合賣一頭豬,到了第三天中午,還有兩塊肥嘟嘟的豬大排剩著。肉販子歪在破沙發上,瞌睡得眼皮都抬不起:“平日一天要賣掉一頭豬嘞!廠子里好多人曉得自己得了肺子上的病,還有哪個有心思吃肉喲!”

亞洲最大的硅廠———恒盛公司坐落在中國經濟發展水平最滯后、貧困縣較多的貴州省大山深處。楊再高是恒盛工廠25號高爐的冶煉班班長,這個來自貴州余慶縣的農民原本一個月買兩次豬肉,2010年3月23日,在得知自己肺部異常“半年復查”后,他再也沒買過肉。

每天,他大約會生產220公斤工業硅,每公斤出口的價格大約是1美元,而經國外企業加工后再賣到中國的多晶硅,每公斤價格最高可達300-500美元。楊再高的家門口曬著六個黑灰色的口罩,它像標志一樣,成為恒盛工廠許多工人家門口常年的生活圖景。

2010年3月,恒盛1200多位工人中,與楊再高一起檢查出肺部異常的“潛在塵肺”工人達到了數百人。2010年4月,恒盛工廠停爐整頓,全部工人接受健康檢查,楊再高才在工棚外聽到了婉轉的鳥鳴:“停爐,鳥才飛來了,平時鳥都沒得一只。”正像他在工廠廁所里看到的順口溜:“天見恒盛,日月不明;地見恒盛,草木不生;人見恒盛,九死一生。”

現在,他又和別的工人把順口溜改了:“人見恒盛,矽肺在身。”(矽肺,塵肺病中最為嚴重的一種類型)

“亞洲硅城招工啦”

綿延三四公里的廠房,34臺高爐,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的世界

楊再高是貴州余慶縣農民,2002年,一張寫著“亞洲硅城招工啦”的廣告吸引了他,“20-50歲,身體健康,夫妻提供宿舍”,“八小時內只工作兩個小時,其余時間原地坐著”,“小學文化程度,工資1300-2600元”……楊再高和妻子很快來到恒盛公司,拿上鋪蓋住進了宿舍。綿延三四公里的廠房,34臺高爐,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的世界。

1999年建廠的恒盛公司從2004年開始給工人發口罩,這是在貴州省環保局環境檢查和罰款55萬元之后的結果,一個月兩個口罩,“只有兩層紗布,薄得像紙一樣。”工人楊秀才說,“純粹裝個樣子,哪經得住用?”直到2007年,工廠才開始一個月發四個厚口罩。一個老工人說:“太陽那么大,我在院子里都看不見自己的影子,你說灰塵有多大?”楊再高每天下班把口罩翻過來,里面都是“黑黢黢的”。

“要是曉得這個會得病,一萬塊一個月我也不干。”實際上,楊再高所在的冶煉車間平均工資每天52元左右。除非爐子壞掉,或者檢修停爐,一年365天,大年三十也沒有休息過。8年了,楊再高和老婆就是這樣干下來的,廠里許多夫妻就是這樣干下來的。

緊靠山坡的宿舍區是一些狹小的紅磚房子,每個門上寫有編號。703,就是楊再高家的編號。在他們僅放得下一張大雙人床的小宿舍門口,為了遮擋撲面而來的灰塵,也扎著整塊的大塑料布,房子附近的草積了很厚的灰塵。

2004年,為了遏制高耗能高污染產業的發展,緩解能源供應緊張局面,中國開始實行宏觀政策調控,截至2009年,工業硅的出口關稅已增至15%。加上稅務部門還要征收17%的增值稅,同時針對高耗能企業實行差別電價,國內許多中小硅廠相繼破產倒閉,一些污染嚴重的土法煉硅也銷聲匿跡。

光伏發電是環保產業,但光伏電池所用的多晶硅(恒盛也生產部分多晶硅)以及工業硅在提煉過程中,耗電量卻比素有“電老虎”之稱的電解鋁還要高。雖然出于環保要求,恒盛從2004年到2008年間陸續裝起了高爐吸塵裝置,但工人普遍反映幾乎沒有用過。冶煉硅成本的壓力被進一步轉嫁到工人頭上,恒盛工廠的罰款越來越頻繁。

楊再高的班上,工人閉一下眼睛被領導看見了,要罰50元;領導查崗時工人去上廁所,罰50元……請假回家幾天,晚回來一天,工作十年的工齡也會全部抹掉,工資也重新計算。2007年,被罰得最狠的工人一天平均只有7角錢;饑餓的工人甚至偷偷挖附近村子地里的紅薯吃。

楊再高最低時拿過180元一個月工資,“一家人要吃飯,孩子要念書,180塊,咋個過?”為了省錢,楊再高和媳婦一天就買一元錢的青菜。每年,楊再高和鄰居還在山上各種三四分地,撒些青菜種子,艱難的日子,他們把山上種的一點點菜摘下來吃,雖然洗五六遍也洗不干凈,畢竟是自己種的,可以省下幾角錢。

治污的笑話

“年年來查年年報,爐子照開煙照飄”

在恒盛,環保檢查是一件讓工人們當成笑話講的事。工人楊秀才說,每次檢查都好像“演戲”。一次工廠通知晚上12點停電(恒盛工廠是24小時工作制),“誰知道晚上7點多檢查的人就要來,廠里接到電話通知就立即停電了,天黑什么也看不見;早晨天蒙蒙亮,廠里就安排工人沖洗車間,檢查的時候看起來就干凈得很,檢查的人走了,馬上就開爐。”

恒盛與環保部門打交道的故事,從2001年就開始了。

恒盛擁有的工業硅冶煉爐主要生產工藝是采用矮煙罩,在半封閉型礦熱爐內高溫還原硅礦石,制成產品工業硅。主要污染物就是生產過程中排放的煙氣,煙氣中煙塵濃度較高,工人李世勇說:“一開爐,附近的山頭都看不見,真的是‘天見恒盛,日月不明’。”

2001年11月,貴州省環保局、經貿委曾因此下文要求該公司于2002年4月底前完成治理任務。但同年3月27日,貴州省環保局在現場檢查時,發現該公司的26臺高爐仍未上污染處理設施,而且該公司從1999年投產到2003年,從未按要求進行排污申報,2002年以前從未交過排污費。

2003年,貴州省環保局明確122家省級重點工業污染源名單,貴州省施秉縣恒盛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

2005年年底前,該公司全部34臺礦熱爐煙氣治理工程完成,據恒盛公司宣傳,建成后年削減粉塵(煙塵)排放量24500噸。

但2004年國家環保總局公布的重點污染源名單中,貴州省施秉縣恒盛有限公司仍榜上有名。

2006年,該公司甚至被貴州省環保專項行動領導小組列為省級掛牌督辦案件,限期于2006年12月31日前完成廢氣治理工作。恒盛公司遂籌資3000萬元建設了6套除塵器,對全廠34臺冶煉爐煙氣集中進行治理,經省監測站2006年12月監測,除塵器出口煙塵濃度符合國家《工業爐窯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并于2006年12月通過黔東南州環保局驗收。

2008年年初,該公司煙氣除塵設施受雪凝天氣影響損毀嚴重,在州政府要求下,該公司投入近500萬元完成除塵設施的修復工作,并于當年7月投入運行。但空氣污染仍達5公里左右。

工人張洪富曾在凱里市考察過相同的工廠,盡管沒有監督工廠施行環保的權力,也沒有專業的知識,但張洪富發現,別的工廠都是一個吸塵器連接一個冶煉爐,恒盛的一個吸塵設備卻連接6個冶煉爐。就是這樣,恒盛的除塵設備大多數時間也不開,只有應付檢查才“用一下”。張洪富寧愿這個吸塵器不開,“根本吸不過來,搞得更嗆人了”。熟悉恒盛情況的人說:“年年環保局都來查,年年電視臺都來報道,恒盛的爐子照開,煙還是飄。”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zybnews/4611.html
上一篇:北京房山被關閉煤礦120余名礦工確診塵肺病
下一篇:職工患職業病除享受工傷待遇外還可以請求民事賠償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甘肃11选5买 pc蛋蛋28开奖查询官网 德甲积分榜2014-2015 捕鱼达人破解版 新疆18选7开奖记录 ag真人网页 顺发彩票安卓 浙江体彩6十1有3等奖吗 舟山清墩什么最大 nba直播免费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