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職業病 > 職業病資訊 > 正文
誰為農民工驅離“塵肺”之害?
作者:李海菊 來源: 發布時間:13-09-29 09:46:00 瀏覽量:

本報記者 李海菊 文/圖
衡水濱湖新區魏屯鎮東家婁疃村的張建國,從2004年前后就開始從事磨金剛砂、滲鋁、電焊等職業。為此,他患上了氣胸、肺間質纖維化,先后做過5次手術。
與他遭遇幾乎相同的,還有他在滲鋁廠的工友們:魏屯鎮陸村的谷小秋(音),去年去世了;深州市太古莊鄉郭莊村的孫鐵柱,也做過兩次手術……他們,都因為自己的職業患上了“塵肺病”。

農民工稀里糊涂患上“塵肺”
9月9日上午,走進張建國家,屋子里充滿藥水的味道。今年47歲的張建國躺在床上,胸前插著導管,連在地上的一個塑料容器里,里面已有很多膿狀導出物;鼻子上的輸氧管,連著一個小型制氧機。張建國就在這樣的病床上,斷斷續續地告訴記者,自己憋得喘不過氣來……
張建國的妻子叫夏香玉,她在采訪的過程中,喊來村醫,又給丈夫輸上了液。
張建國說,2004年前后,他到磨金剛砂廠上班,干了七、八天,嫌工作環境不好、工資低,就不干了。2004年春節后,他又到一個滲鋁廠上班。2006年六七月份,張建國開始咳嗽;同年11月,咳嗽得越來越厲害,只能辭職回家。
為了養家糊口,張建國不敢在家養病,就到附近一個醫療器械廠上班,焊焊小活,做些輕松的工作。到了2008年,病得越來越嚴重,累了、冷了,咳得就特別厲害,還喘不上氣來;2011年開始出現氣胸;到現在,已經做過5次肺部手術了。
醫院的診斷是———“氣胸”“肺間質纖維化”。
夏香玉說,最近一次手術是今年8月份做的。住院期間,醫生告訴張建國的家人,陸村的谷小秋與他的病情一樣,只是在去年去世了。一提谷小秋,張建國想起來,那是來自鄰村,與他在同一個滲鋁廠工作過的工友。
谷小秋比張建國上班早,后來滲鋁廠的兩個老板分家,谷小秋跟著另外一個老板離開了。夏香玉說,真沒想到,谷小秋才40多歲,年紀輕輕就這么沒了;由他想到自己的丈夫,更讓人害怕———醫生說,如果不及時做肺封膜手術,建國就沒有多少時間了……
直到這時,一家人才意識到,張建國可能是在滲鋁廠上班期間得了職業病。后來碰上一個在北京某大型醫院當內科醫生的老鄉回家,他們拿片子讓老鄉一看,人家說這是典型的“塵肺”,已經到了二級的程度。
一家滲鋁廠到底有多少“塵肺”工友
記者來到張建國家之前的某天,還有一位在滲鋁廠上班的工友過來看望他,說起張建國的徒弟柱子。聽說,他也患上了與建國一樣的病,并且已經做過兩次手術了。
9月11日,記者聯系上了張建國的這位徒弟。“柱子”大名孫鐵柱,今年36歲,深州市太古莊鄉郭莊村人。他2006年開始到那個滲鋁廠上班,給張建國當徒弟,學滲鋁手藝。師傅辭職后,他一直在滲鋁廠上班,干了大約5年,開始時常咳嗽。后來,他又到另一家滲鋁廠干了幾個月,咳嗽得更加厲害了,而且胸悶、渾身無力,只好去醫院。經檢查,他患了“氣胸”,于是做了第一次手術。
今年春天,柱子病情加重,再入院檢查,已經被診斷為“肺間質纖維化”,又到北京做了肺部的微創手術。現在,他才30多歲就不能干重活了,可是到底不能閑著,只好在工地看看線路,維持生計。
孫鐵柱還告訴記者,他們村的譚立國(音),與他在同一個滲鋁廠上了一年班,也是肺纖維化;同村的李電貴(音),也在這家滲鋁廠上了兩年班,命運相同。
當記者問起是否找滲鋁廠的老板要個說法,孫鐵柱說,沒有,找了也是白找。
張建國告訴記者,他們東家婁疃村的孫明占、蘇振川,還有邢村的邢勝志(音),都是一起在滲鋁廠上班的工友,也都不同程度地出現了咳嗽癥狀。
9月9日上午,記者來到了蘇振川家中,還沒說話,看上去體格健壯的蘇振川就習慣性地干咳了一聲。蘇振川說,他今年38歲,2004年10月至2006年3月份與張建國一起到滲鋁廠上班,上班一年多就時常咳嗽,后來就不在那兒工作了。這么多年來他時常干咳,還好沒有出現別的癥狀,就沒有去醫院檢查過。
蘇振川還告訴記者,陸村的湯小五(音)今年44歲,比他在滲鋁廠上班早,他從滲鋁廠辭職時,湯小五還在滲鋁廠干了一段時間,現在咳嗽得比他嚴重多了。
張建國的另一位工友孫明占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他2001年開始在滲鋁廠上班,2004年開始出現咳嗽,2005年改行做銷售了,再后來干脆從滲鋁廠辭職。因為咳得厲害,他多次到醫院看病,醫生說,他肺部有陰影。現在他累了、冷了,咳得就更厲害,還胸悶。
農民工維權屢遇“證明”瓶頸
夏香玉說,建國生病后,不但家里原有的十多萬元積蓄花了個一干二凈,還欠下親朋好友的很多錢,差不多也有十多萬了。最近一次手術后,家里實在拿不出錢,只好讓病人回到家中輸液治療。
這幾年下來,張建國家欠村醫李寶珍的醫藥費也有三萬多元了。家中還有一雙兒女,女兒夢晗今年11歲,兒子才只有4歲。本來今年暑假過后,女兒應該上初一,但是他們家真的沒有能力再供孩子上學了,懂事乖巧的女兒甚至想輟學賺錢給爸爸治病。疲憊的妻子向記者嘆息:張建國本想打工給家里掙些錢,沒想到打了幾年工,身體垮了,還欠了一屁股債,今后的日子可怎么過啊?
40多歲的谷小秋離世了;張建國做了五次手術,正躺在床上等待第六次(這個手術至少要花四五萬元);比張建國還年輕的孫鐵柱,也做過兩次肺部手術;孫明占可能運氣好點,但他現在怕累、怕冷,也不能干重活了……一個又一個農家的頂梁柱,就這樣倒下了。
張建國說,前段時間他與妻子找到了安監局、勞動局,人家說,要做出職業病診斷后才能為他維權。
根據我國目前相關法律規定,做職業病診斷要提供勞動相關證明材料。而滲鋁廠是一個只有十多人的小廠,廠方并沒有與張建國他們簽訂勞動合同,他也沒有“工資單”等任何可以證明他職業經歷的材料。這樣一來,醫院無法為他出具職業病診斷書,他的維權與索賠,根本就無從談起。
張建國和妻子也曾找到滲鋁廠的老板韓某,想讓韓某為他出具一份勞動關系證明,沒想到韓某否認他曾在其滲鋁廠做過滲鋁工。
9月10日上午,記者來到了張建國他們曾經工作過的滲鋁廠。這家工廠的滲鋁車間目前已停工。
記者看到,在滲鋁車間的地上,滿是長長短短的鋁絲和厚厚的灰色粉塵。廠里一位負責人說,他們按照安監局的要求,正在停業整頓。
9月11日下午,滲鋁廠老板韓某接受了記者的采訪。他說,張建國在去滲鋁廠工作之前,曾經在磨金剛砂廠干過;離開他的廠子,又在另外一個廠里干過四五年的電焊工;磨金剛砂、電焊都可能引起職業病“塵肺”,張建國憑什么說肺病是在他的廠子里得的呢?他還說,查閱工資表后,發現上面根本沒有張建國的名字,張建國只在廠里做過土建和設備安裝,沒干過滲鋁工種,怎么能給張建國出具滲鋁工的勞動關系證明呢?
難道只有“開胸驗肺”才能為生命維權
張建國說,他只在磨金剛砂廠干了一個多星期,其間沒有身體不適;而在滲鋁廠工作期間,就開始咳嗽,所以,他認為,肺病在滲鋁廠工作時得的。
塵肺的潛伏期比較長,最早的咳嗽癥狀大多以為是感冒引起,這也給維權帶來了一定的難度。
張建國從醫學專家那兒了解到,“塵肺”是由于在職業活動中長期吸入生產性粉塵(灰塵),并在肺內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組織彌漫性纖維化(疤痕)為主的全身性疾病。磨金剛砂工患“塵肺”,肺部塵灶中沉著的粉塵是硅化物等粉塵;滲鋁工患塵肺,肺部塵灶中沉著的粉塵是氧化鋁等粉塵;電焊工患“塵肺”,肺部塵灶中沉著的粉塵主要是氧化鐵、二氧化錳、非結晶型二氧化硅、氟化物、氮氧化物、氧化鉻、氧化鎳等粉塵。
夏香玉在咨詢了相關法律人士后,無可奈何地告訴記者,按照職業病防治法的相關規定,職業病檢查需要用人單位提供職業史證明書、職業健康監護檔案、職業健康檢查結果、工作場所歷年職業病危害因素檢測評價資料等多份材料。按照目前的職業病防治程序,得了職業病,還得單位開證明才能診斷,這等于讓企業“自證其罪”,幾個企業愿意這樣做?滲鋁廠的老板不給建國出具滲鋁工職業史證明,也許,他只能像河南農民工張海超那樣,為了維權“開胸驗肺”了……
    職業病的診斷、鑒定,乃至最終的工傷認定、賠償,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張建國的病情危急,需要盡快進行肺部封膜手術。他的妻子說,家里真的已經拿不出錢來了,不知建國的病,還能不能等到工傷賠償的那一天……

 




本文地址:http://www.rwnnjo.shop/zybnews/5323.html
上一篇:甘肅首例工傷保險先行支付訴訟案開庭,塵肺病農民訴請省社保局“先付”百余萬元
下一篇:使用有毒物品作業場所勞動保護條例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2019够力七星彩安装 加拿大pc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分分彩后4稳赚方案 玩彩票本金多少稳赚 双色球胆拖复式投注和中奖查询表 七星彩开奖下载大公鸡 七星彩今日开奖号码 黑客为什么不入侵棋牌APP 快三稳赚包赔计划